擱置在南方的心空

擱置在南方的心空
每一段過往,每一點滴的記憶,每一篇文字,在回憶中悄悄的蘇醒,那銘刻在三生石上的縷縷柔情,不再沉默熟睡,妖嬈著扭動媚人的身軀,於靈魂的深處伴著震耳欲聾的DJ盡情的搖擺。 走過了365天的日子,在時間的滴答聲中細細咀嚼這場花開般三高营养素的心動,夢裡的每一次重逢,都足以讓鬱結的情緒展開笑容,一如那綻放鬼魅的花朵,承著一襲香風,霸道的入侵了心的領域,貪戀著愛如濃烈的醇酒,拼卻一醉,酣然...

那些年,那些事

那些年,那些事
人生就像一部連載的戲,在戲裡我們都是佚名的主角,各自演著不同的戲。在你的戲裡,或許我是配角;我的戲裡,你也許只是一個友情的客串!原來,我們都是別人生活裡的配角,各自演著不同的戲! 街道還是一如既往的寧靜,行走之人停不下依然nuskin香港倉促的腳步!望著越來越小的身影,我思索著…… 幸福,是否他們也在追尋?是否我們都已擁有?卻看不見也摸不著! 幸福是什麼,是媽媽的嘴,總是嘮叨膩而不煩...

漫漫長路上把黑夜走遍

漫漫長路上把黑夜走遍
新學期,我們搬進了新的宿舍樓,什麼都是新的,宿舍裡床位淡季,櫃子大了,廁所成通用的了。當然很多東西也沒有變,同學還是原來的同學宿舍號還是原來的,同樣,通往宿舍的那條路還是和原來的一樣黑。 還好,一路上至少有多個男同胞們人民幣 港幣湊在一起,也便以笑聲打破這夜的苦寂。 那天放晚自習,我和錢渝豐一起回宿舍,路上有個名創優品伴總歸是好的,至少不用答理身邊團團的黑色,黑色中竭力掙紮著才...

對自我認識的局限性

對自我認識的局限性
倆一塊兒卸煤炭的人面對面,互相取笑對方已經成了花臉老虎,你笑我,我笑你,笑得死去活來。殊不知,欲自我發現自己臉上的炭黑有多麼困難。 諺曰:豬也別嫌老鴰黑,老鴰站上豬脊背。人各有長,亦各有短,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凡道理誰都懂,一旦遇到自己身上,就老是那麼無法對接。所以,一個人一生最艱難的事情,就是如何正確認識自己。大凡人聚到一起,事事非非嘮叨個沒完沒了,總是自己如何正確,別人如何...
Copyright © 你無法將我帶走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