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溫遠去的青春

重溫遠去的青春
  一位看上去才十七八歲的女孩子,等我在她要的書上籤完名,悄聲道:「梅芷老師,我能不能和你握握手?」我一愣,機械地把筆交給左手,伸出了右手。   那一握之間,看看身邊那麼多的青春年少,向來不肯承認自己老了的我,再也無法否認與他們的年歲差距。   多少年不曾與青春如此貼近地相處了?   七年前的初春,也是這個學校,也是這個方位,也是那麼多的孩子,給過我身陷鮮花叢中的感覺。   我...

為你思念只因我太過愛你

為你思念只因我太過愛你
他們說思念是一種病,那我是屬於輕度患者還是重症對象?對於這樣的病到底有沒有一個具體的分界線或是臨界點?我並不想一定要去追根問底一定討個結果回來,最後交付於自己。所以也從來沒去考證過便每次都以不得結果而了之。 這週末,我似乎沒有心情去做什麼。本想讓自己出去走走的,可是嫌外面太陽毒辣,要呆在家又嫌太過沉悶。然後覺得應該找些事情讓自己忙起來,可是卻連一間小小的屋子我都懶得去收拾。...

想念,与岁月无关

想念,与岁月无关
  光阴,站成一句感叹。   在离开的路口,芳华是一纸流砂;流年似水,时间的沙漏,流淌着青春年华。年华似水,我在如花的季节里邂逅一场念想,宁静而美好。   青春的气息,发丝飘过浮躁的年轮,触碰到相思的月牙,眉头紧握一季芳华。低头,垂扬是一堤岸清风,烟雨斜,花害羞。   在离别的季节里,繁花似锦的想念,次第开放。我在一首老歌的音符里,把一些乌黑的秀发,轻轻地拂过夜空,握住生命里的...

清婉的心笔,揉润往事的梦堤

清婉的心笔,揉润往事的梦堤
  有时候寂寞挺好的,让自己静下来思考。馨笔绣字为心境的灵思忙碌,谁解悲怆的心意在惆怅中锁眉。借笔书心迹,持思写错因。思绪起,赋吟岁月数前尘。流绪缠意万般殇。仰首轻叹,写下一行行红尘幽婉的生命中凋零的那朵黄花。犹如夏夜的流星最美时留下瞬那的绚烂。读懂流星与落花的心事,红尘万丈人生也如此。   夜的繁华只觉如梦如幻,显得眼眸份外锦灿。如同点点焦距外的光斑,看似艳丽,却寂寥无比,...

落筆有緣,與書俱老

落筆有緣,與書俱老
自從去年七月份工作之後,便很少有閒情逸趣去讀書寫字。時間是有的,但當初的感覺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 年前在家裡的時候,偶爾也從書櫃裡找出幾本書,放在床頭。想著睡不著覺,索然無味的時候讀一番,可孰料自己早已放馬南山,書在眼皮底下,也不想著去看,也懶得去看。要是在之前,床頭的書非被我氾濫不可。 今年回來之後,床頭上依舊放著幾本書,權當作無聊時候打發時間。朋友們都知道我喜歡讀書,我熱...

回鄉下老家看望父母

回鄉下老家看望父母
在羈留用鋼筋水泥鑄就的城市的日子裡,回鄉下老家看望父母是一種行動。 對於來自深山的我來說,美麗淳樸的鄉村是我一生的福祉,也是苦澀生涯最初的受難地。所以我覺得自己只是活在城市間的無名小草,在缺乏綠色的建築物比照下,是那樣的渺小。對於我而言,早已習慣在春天離開鄉下的老家,而在夏天做短暫的回歸,去享受那裡的陽光、雨露和潔淨空氣的滋潤。 茫茫人海,鱗次櫛比的樓群,川流不息的車流,無意...

當你處在一種困境裡

當你處在一種困境裡
今年,大學畢業。經歷了各種找工作的心情,最終參加了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。工作一個月,沒有了當初定下工作的踏實感,糾結與忐忑不安再次湧入生活裡。 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最長有三年的服務期,不是一份固定不變的長遠工作,在這期間要自己不斷地參加各類考試,重新選擇自己的工作,也許是因為這樣,自己又變得不踏實了吧。 我不斷地問自己以後到底想做什麼,我要考公務員,卻不見得有多三高营养素...
Copyright © 你無法將我帶走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