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落筆有緣,與書俱老

2015年10月08日 未分类 落筆有緣,與書俱老已关闭评论

自從去年七月份工作之後,便很少有閒情逸趣去讀書寫字。時間是有的,但當初的感覺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

年前在家裡的時候,偶爾也從書櫃裡找出幾本書,放在床頭。想著睡不著覺,索然無味的時候讀一番,可孰料自己早已放馬南山,書在眼皮底下,也不想著去看,也懶得去看。要是在之前,床頭的書非被我氾濫不可。

今年回來之後,床頭上依舊放著幾本書,權當作無聊時候打發時間。朋友們都知道我喜歡讀書,我熱愛讀書,所以,床頭上的書也大多是他們送的。一本安妮寶貝的散文《且以永日》,這本書是去年我過生日的時候,同事Kate送的,封面很古樸,工筆花鳥畫,拿到三高营养素手裡之後,讀了幾段《眠空》裡的句子,便再也沒看過了;還有一本《王爾德·經典童話選》,這本書是小王老師送我的,封面很漂亮,很精美,尤其是裡面的插畫令我喜不自禁,然而我也只是翻了幾遍裡面的插畫而已,便再也不曾拾起;還有一本龍應台的散文《目送》。

當初在空間裡看阿蓮老師的文章,裡面有關於對《目送》的描述,一時間心血來潮,便網購了兩本,其中一本送給了朋友。這本書在我手中,我也只看了十多篇而已,之後再也沒讀過。不過有些慶幸,自己還能背得出裡面發自肺腑的一段話:我慢慢地、慢慢地瞭香港买手表攻略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

前天是週末,三五小友小聚。隨後便往jeck家,便拿起書桌上的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這本書翻起來。記得去年的時候,他打電話告訴我九把刀來了,星期天在上海書城簽名售書,要我一道去。那個時候,我說沒有時間便拒絕了。其實時間是有的,只是自己不喜歡去罷了,這要換做在學校,我會第一個赴約,在最前面第一排捧場,再後來,他從現場回來,一本九把刀簽名的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變成了他的心肝寶貝,隨即,在微信朋友圈裡便有了他和九把刀親密合照。

現在看來,我與書的緣分居然這麼薄,世事難測啊,曾經嗜書如命的我到了俗不可耐的地步,真是一入江湖人事非啊,自己像換了個人。以前那些逝去如飛的日子,會讀書,讀好書,甚至可以與之神遊。十萬里大好河山盡收眼底,八百盤入云高峰如履平地,繁華也好,荒蕪也罷,前事休說!而現在,早已找不到以前的灑脫了。莎士比亞曾經說過:書籍是全世界的營養品,生活裡沒有書籍,就好像大地沒有陽光;智慧裡沒有書籍,就好像鳥兒沒有翅膀。大抵應該如此吧。

去杭州看朋友。朋友累了便去西湖旁邊的書吧休息。他們告訴我,那家書吧的老闆三十來歲,如今已功成名就,他所開的那家書吧不是為了盈利,說實在的,來西湖的人多半是為了遊玩,誰也不會去那家書吧去看書,看書的話大都選擇電子圖書,甚至網購圖書,便宜且方便。書吧柬埔寨同志生孩子不大,但一個月八千塊的租金,也算是不菲,由此可知那家書吧的老闆是為了自己讀書,在湖光山色裡修心養性。書吧去的人屈指可數,大都是舊友,閒暇時彼此吃一杯龍井,談談新近發生的趣事而已。書吧簡約而不失高雅,倒是養生的好去處,書吧老闆年少時有這麼一個理想,與書俱老。於是開了這麼一家書吧,生活也簡單起來。

想必都曾有過這樣的願望:擇一城終老,遇一人白首。人生在世,重要的是心境。

有朋友自比花痴,想著到老的時候,開一家花店,做個花匠,與花俱老,有的朋友喜歡咖啡豆的味道,想著到老的時候開一家咖啡店,與咖啡俱老,如今的我倒是想起自己少時的夢想,開一家書店,與書俱老。

與書俱老並不難,與書結緣,雅而不俗。做個文人雅士,離了書本怎麼能行呢?想想古人讀書,懸樑刺骨、鑿壁偷光、囊瑩映雪、廢寢忘食,讓我輩情何以堪!我又如何忍心不去珍惜現在的讀書時光呢?養心莫若寡慾,至樂無如讀書,此言不虛,古人誠不欺吾。

标签:

评论已关闭!

Copyright © 你無法將我帶走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