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重溫遠去的青春

2015年10月23日 未分类 重溫遠去的青春已关闭评论

  一位看上去才十七八歲的女孩子,等我在她要的書上籤完名,悄聲道:「梅芷老師,我能不能和你握握手?」我一愣,機械地把筆交給左手,伸出了右手。

  那一握之間,看看身邊那麼多的青春年少,向來不肯承認自己老了的我,再也無法否認與他們的年歲差距。

  多少年不曾與青春如此貼近地相處了?

  七年前的初春,也是這個學校,也是這個方位,也是那麼多的孩子,給過我身陷鮮花叢中的感覺。

  我又走神了。

  七年過去,那些孩子,今在何方?即使當年只是高一學生,如今三高营养素也該大學畢業。想起他們的時候,就翻看那一天留下的照片,心裡暖洋洋甜絲絲的。

  裡。說不定什麼時候,經常會然跳出他們溫馨的問候。

  不希望自己老去,於是,也真不希望他們真的長得很大。

  禁不住由著自己傻想,孩子們如今怎麼樣了。

  恍恍惚惚的,忽而又心生懷疑,眼前這一群會不會乾脆就是七年前那些孩子。

  學生很多,卻無嘈雜之聲。次序井然,有條不紊,隊伍長長,有頭不見尾。

  想不到他們的熱情會這麼高。有幾位同學,居然懷抱著柬埔寨同志生孩子四五本甚至十來本書。很想問問他們幹嗎要這麼多,心裡又直怪自己,太小家子氣。

  學生熱情高漲,老師也不甘示弱,好多老師在孩子們放學之前就找了過來,但也有不少誤了時間,等隊伍排得老長時才匆匆趕到。他們取了書,直接擠到我跟前要求簽名。這時節,有個孩子小聲嘀咕:「老師插隊。」哈,這下倒好,立馬有同學起鬨「抗議」:「老師不許插隊!」隨後,一陣陣哈哈大笑。

  突然發現一個奇怪現象,怎麼不見男生?

  女孩子比男生愛幻想愛文學,不足為怪。可不見一個男生,難免令人「傷心」。

  「哈哈,」聽見坐在邊上幫忙的秋笑了起來,「男生來了,你看!」

  果不其然。

  這之後,男生一下子多了起來。

  有意思的是,有位男孩子突然對我說:「老師,能不能給我留一個聯繫方式?」

 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。什麼叫聯繫方式?郵寄地址,電子郵箱,抑或電話號碼?

  想想應該是電話吧?

  一時找不到紙,想簽在書籤上。陪在旁邊的明朵插言:「書籤不葡萄酒培训机构行,那紙太滑,寫不上去。」只好徵求男孩的意見,寫在書頁上。

  之後又有好幾位同學要了我的電話號碼。

  不禁再次杞人憂天,電話裡,他們聽見我的聲音,會不會覺得太過蒼老?

  瞧,我又走神了。

  急遽的電鈴聲響起,我不禁嚇了一跳:上課時間到了?

  不記得過了多少時間,印象中,剛到學校時,校廣播正響著「揉四白穴」,第三四節課香港买手表攻略間的眼保健操時間。學生是上完最後一節課,趁著午餐時間過來的。

  聽到一位男老師說:「參加簽售活動的同學,今天遲到沒關係,一會兒以書為證,老師不會責怪。」

  望了下隊伍,起碼在我這個位置上,依然看不到最後一位。我得加緊時間。

  簽完了,卻還有同學沒拿到書,因為帶過去的300多本已然告罄,得請一刀送我回家時再取來補給大家。

  從避蔭處下來,立刻感受到了難耐的炙烤,汗水頓時冒了出來。剛才排隊等候簽名的孩子,可全都是直曬在大太陽底下的……

  回途中,一刀從秋麗手裡接過一個小巧精美的信封給我,那是一位女孩子申请香港学校事先寫好給我的信。在顛簸的汽車上,輕輕展讀,心裡卻很是責怪自己,我連那姑娘長什麼樣都沒留意,只記得她的那輕輕柔柔的話語:「這是我寫的信。」

  忘了多少年沒寫信了,但我知道,這一次,我必須給她回信。沒想好自己能寫些什麼,我只相信,至少可以借回信間接地重溫早已遠去的青春。

标签:

评论已关闭!

Copyright © 你無法將我帶走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