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老板的小条子

大老板的小条子
  老母亲娘家有位侄孙子,已是鄂西北地区乃至全省全国都很有名气的大老板。他的各类生意做得都很红火,全国有名的大城市大地方,几乎都有他的生意场,自然是位名副其实的大忙人。去年冬日的一天,他却抽出了专门时间回到南山故乡,要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起,为他们的老父亲祝寿。按亲戚关系的辈份算,大老板虽然只小我一岁,却晚我一辈,因为他的老父亲与我是姑舅表兄弟,我习惯称他父亲为大老表。   大...

听,窗外那些雨

听,窗外那些雨
  以前不懂得聆听,因为不曾经历;如今喜欢上听雨,因为学会了懂得。   喜欢在漆黑的夜里,轻披外套以一种虔诚的姿势独站窗台,手持一杯淡茶,聆听窗外那些雨。伴着凉凉的冷风和哄鸣的雷声,宛如一支动听的古典音乐。填充了身后的空虚;赶走了房内的寂寞;化解了心中的忧愁。   闲闲密密的雨簌簌而下,似剪不断的恋情,滴滴入心,化作了心房瞬间的永恒。   在窗前听雨,思绪飘飞,动听的雨声飘飞,...
Copyright © 你無法將我帶走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